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夕阳天使

  

正文

明明死去的人,却还能活在无意识当中召唤、占据别人的精神;所谓废人也只不过是对于这个世界而言,就算无法活在这个世上,也还能活在无意识的世界里。

1楼

最近在看一本关于探讨生活在无意识世界里的人的书,大致内容是讲一个年轻人脑死亡,移植了一个心脏停止跳动而脑未损坏的杀人犯脑片的故事。年轻人虽然幸运而健康地活下来,精神却慢慢由杀人犯的脑控制,最后不堪忍受结束生命。当再度被救活,却成了无意识的白痴。文中那句话长久的在我耳边回响,“他的表情洋溢着幸福和欢乐,我们不知道,在无意识的世界他度过了怎样的人生,也不知道那个世界是否存在。”

周末的公交车就一个挤字,奇怪今天怎么在车中间位置竟然空出了一个圈?这不合常理啊,我拼命往那方向挤,抱着侥幸的心理想挤个位置。

原来地上坐着个π字形的女子,二十七八的模样,系着一件进厨房全罩袖的罩衣,蓝布裤子,没穿鞋。脸上泛着傻乎乎的笑,眼睛变形,挤眉弄眼,脑袋左右摇摆、晃动,嘴角流着口水,两只手垂着呈鸡爪样。

原来是个。。。我默默的,本能的,和大多数人一样,选择了离她远点。

她身边的位置上坐着一个老头,看上去六十多,也可能只有五十多岁,穿着现在已经少见的单的蓝布衣服,黑色的老式运动裤,一双民工们常穿的军绿色单层胶鞋。应该是个贫寒家庭的一老一少,老人手里还提着一双同样的胶鞋,一根走路用的粗糙的木棍。

“来,女,把鞋穿上,冷嘛”

老人弯身给这个女子穿鞋,不知怎地,女子竟然用她那双爪子似的手抢过鞋扔了出去,还好没扔到人,扔到了公交车的后门梯口。那么多人的一辆车,异乎寻常的沉默,气氛压抑。

老人把鞋从门口捡起来,继续给女子穿,依然被傻笑的人儿扔掉。老人再去捡,没在给她穿上,他摆摆手,重重地坐回座位,“随你,随你。”女子依然傻傻着笑着摇摆着她的头。

我的位置,可以看到老人的正面,他的脸透着木然,蹙眉里满是疲倦与暗淡。我想他是已经认命了自己的遭遇,一张脸上完全没有生气,也或许是中国人都不大表现自己真实的情感,我觉得他是累了。

我们大多数拥有健康、健全的孩子。倘若自己遭遇到他这样的命运,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并且承担下来?不是有很多人选择了逃避吗?不然哪来那么多孤儿院的病残儿?即使这位老人不是出于本心的接受了这种命运,但至少看到,这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在他的身边受着他的照顾。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,是天使,我今天遇上了一位真正的天使。

这位女子,大约正是上述书中所写的典型的生活在无意识世界里的人吧,我们这个有意识世界称之为废人。还好,看上去她是快乐的,她不清楚父亲的苦楚,不清楚她的家人是在背负多大的精神、物质、肉体的压力尽可能的呵护着她。而且,要持续到肉体的消亡时。我们这些,生活在有意识世界的人,因为知道,所以选择沉默,谁能就此发长篇大论的人,也就是现在的我了!请原谅我,因为比其他人感到的压抑更大,未知的下一刻谁也不能真正了解。

我想那书中作者想说的可能是:明明死去的人,却还能活在无意识当中召唤、占据别人的精神;所谓废人也只不过是对于这个世界而言,就算无法活在这个世上,也还能活在无意识的世界里。

2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