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九网
  

一个人的浪漫约会

去锦里的线路是事先在卫星地图上查过了的,从西门方向坐到茶店子的车,转一次车终点站就到了。在那儿,外地人居多,够热闹的,但这天气,也够冷的。

1楼

这个季节,真不知道该穿哪样衣服出门才不后悔,一天里把冬天的哈尔滨和夏天的重庆全尝了个遍。特意老早梳洗好了就趴窗边打望,感觉天气应该暖和,可又听新闻说阴有中到小雨。直到时间不容持续犹豫,才毅然穿上薄外衣,扔下一床的衣服,匆匆赴会去。

去锦里的线路是事先在卫星地图上查过了的,从西门方向坐到茶店子的车,转一次车终点站就到了。

这次约会是偶然赚来的。那天在网上学习了菜谱大全的一二款菜式后,闲来无事搜索“万州人在成都”的QQ,没想到一举中矢,不仅找到一个极大的,而且意外地碰见了几个以前中学的学长学妹,于是大家相约今天在锦里聚会。本来,为着经济的缘故我一般不和人吃吃喝喝,可那会儿刚好发了工资,包里百元大钞多于平时块把毛的一堆小钞小币,有些许底气,血一上涌就应承了下来。

锦里是成都打造的旅游名胜,在武侯祠的旁边,挺有名的一地儿,常能见到各地各国游客。里面好吃好玩的颇多,尤其是工艺品,比其他地相对精致,有不少纯正的手工艺人出摊。现在锦里在往夜市方向靠拢,所以游客来得较晚,卖家们出摊也相对的晚。

我是去聚会为主嘛,管他们出摊早晚呢,可好家伙,到处站站逛逛,竟然十一点多了没一个到。怕人家在路上,没好意思打电话问,实在熬不住了打给一学长问他们还没有来?

“啊,你终于打来了!我是急得...唉唉唉,是这样,小张昨天喝醉了,说改天,我给大家都通知了,可唯独你的号码可能错了,老打不通...给你网上留言,你又不在线...”

“哦,是这样啊,没事没事,你们忙,你们忙,我先挂了哈!”掩饰不住的尴尬,不断噌噌噌往上冒的火,腹诽不断升级!

锦里的小吃真的蛮多,既来之则安之吧。

哈,瞧我多认真,请了假来的,来碗“伤心凉粉”试试吧。这种小米辣确实名不虚传,眼泪硬生生给挤了出来,店家只给一张纸,我是擦嘴呢还是擦眼泪,只好用衣袖擦眼泪了。好吃是好吃,份量少得太明显,几根几根的数得清的还五元钱一份。忿忿中,很认真的给老板提了关于每人应该给两张餐纸的理由,离去。

小时候就喜欢这种转圈糖画,转到啥吃啥,运气真是不好,花五元钱竟然只转到一个桃子,这才多大点糖,听不见几响,几口就嚼了,而且价格比其他公园贵一倍!那个小疙瘩男孩儿竟然转到个凤凰,妈呀,够馋人的!瞧她老妈可乐得,眼神斜着我貌似在说,“看吧,我小孩有运气着呢!”

街边葫芦画的师傅看着动手就觉得有工夫,蜀绣店里有两个着古装的小女子在有模有样的描挑,现捏的泥人栩栩如生。捏捏包里薄薄的几张钞,艺术这东西好是好,就是太贵!贵得让人有气!

逛这街的,外地人居多,够热闹的。但今天这天气,也够冷的。

银杏叶片片往下落,有水,是雨,往下滴,还有风。从气愤中缓过劲来的我终于感到冷了,这雨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,哦,我的头发早已湿了。

谁都往有檐的地方挤,好在这里到处是茶馆、咖啡小店,好在逛这些店的人大部分都是些有闲有钱的主,不担心他们没地方躲。我么,一个人,去茶馆喝茶显眼,还是去咖啡馆低调。刚进得门,貌似兼职大学生打工的青春侍应生立刻侍立于旁:“小姐点哪样?”

哼,幸好还在咖啡厅做过半年财务,统计的咖啡品名还是有些印象的,点了份那时候比较便宜的,就静等热乎乎的咖啡下肚抵抵寒流吧!

搅拌搅拌,一口下肚,真好啊,热乎乎的。意外的,店家放的是《布列瑟农》,却又是最爱听的一首歌,总算,今天还有些的温暖。

“站在布列瑟农的星空下/而星星/也在天的另一边照着布列瑟农/请你温柔地放手/因我必须远走/虽然/火车将带走我的人/但我的心/却不会片刻相离/哦/我的心不会片刻相离/看着身边白云浮掠/日落月升/我将星辰抛在身后/让他们点亮你的天空/隐约的钟声/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/那是乡村教堂在夕阳西下轻轻敲响的钟声吗/可以使人想到安详的钟声啊/你是怎样地在我的心田里轻轻摇荡......”

2楼